老兄

无事静坐,
有时喝茶。
微信公众号laoxionghao

卖觉


炎炎夏日,我们开车上路的时候,总会准备几瓶矿泉水,渴了的时候,可以顺手从身边拿一瓶,三口两口喝下去,顿时就会喉咽舒润、心脾清爽。
我们爬山的时候,担心路上会饿,总会拿几个面包背在身上,饿了的时候啃几口面包,立时可以增加很多体力,腰也直了,腿也不软了。
即便是办公室的抽屉里,有时候也会塞几块巧克力,如果早餐吃的不及时,半上午的时候就可以剥一块填到嘴里,肚子马上就不会再咕咕叫了,头也不晕了。

我们走进商场超市,或者路边小店铺,都会看到瓶瓶罐罐、包包袋袋装着那些我们随时需要可以随时满足我们使用的东西。
我们身体必须的维生素,也做成片片丸丸的,需要的时候就可以补充一下。
甚至午餐的时候,你身边的某个人会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胰岛素针,在胳膊或者肚皮上扎一下,随时就可以解决自身体内胰岛素供应不够的问题。
就连我们去高原,也有罐装的、袋装的、瓶装的氧气满足使用。

科学发展到今天,几乎所有我们需要的东西都可以制造生产出来,包装好了,随时候选供我们使用,并且还有很多的可能让我们选择。比如我们除了可以选择面包,还可以选择馒头、火腿、烧鸡等等。即便是面包,我们也可以选择奶油的、肉松的、豆沙的、椰蓉的等等。

可是,炎热的下午当我开车在路上犯困的时候,当我工作加班到深夜瞌睡的时候,当我睡得晚又不得不起得早、哈欠连连倦意绵绵的时候,这时候,我特别需要一种叫“觉”的东西。

我拧开瓶子的盖子,里面是水,喝一口,还是困;
我打开盒子的盖子,里面是面包,咬一口,还是困;
觉呢?觉在哪里呢?

我虽然每天都使用“觉”,但是我从来没见过“觉”,也不知道“觉”是什么样子的。我很困,我知道只有“觉”才可以解决困的问题,就像食物可以解决饿、水可以解决渴一样,所以,我很想吃一口“觉”,或者喝一碗“觉”,或者打一针“觉”,或者吸一下“觉”,如果听一下、看一下能管用的话,那就听一下“觉”、看一下“觉”也可以。可是,“觉”在哪里呢?

没有,到处都没有。

于是,我就想,虽然现在没有,在将来,也可能不久,也可能很久,我们是不是可以像买矿泉水、买面包一样买到“觉”呢?

我想,那个时候,街上会有很多“觉”店,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“觉”。有价格贵、包装豪华的,这是质量好的“觉”,因为经常有人说自己睡觉睡不好,这样你就可以买些好的“觉”享受一下;有包装简单、价格便宜、质量普通的“觉”,这是用来缓解疲倦、解决当务之急使用的;有时间长的6个小时或者8个小时的“觉”,这是为那些失眠的人准备的;也有时间短的只有10分钟或者20分钟的“觉”,这是为那些开会打盹或者上课犯困的人准备的;有的“觉”里面有梦,这是为那些睡觉不做梦的人准备的,因为有些事情只有在梦里才能实现;有的“觉”里面没有梦,这是为那些自己睡觉做梦太多影响了睡眠质量的人准备的;即便是梦,在这些成品的“觉”里面也不一样,有的人喜欢刺激性强一些的,那里面就是恶梦;有的人喜欢高高兴兴的,那里面就是美梦。也许还能更细分一下,比如美梦,有的人捡到一张支票成为百万富翁了,有的人找到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喜结良缘了,还有的人得到提拔当了酋长甚至国王,也许有的人会畅游银河、每天往返火星和地球呢。
反正是梦,只要喜欢,随便什么都可以。

当然,与之相应的会有很多生产制造“觉”的公司、工厂,也会有很多研究开发“觉”的设计院、研究院。大学里面会有“觉”专业,肯定也要有“觉”教授的。
“觉”,必须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了。

设想一下,你去走亲访友,或者拜见老师、探望同学,送一份“觉”做礼品,那会是多么的高大上啊!

呵呵,想一想,也是醉了。。。。。。
2016年5月7日 于樸盧

评论

热度(1)